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朝鲜招商记(全文)

2013-04-17 10:29:31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0
分享到:
T + -
朝鲜方面对于行程的精心安排,显示出了对浙江商人的重视:除了板门店、主体思想塔、金日成故居等常规旅游景点,他们还获邀参观电视机厂、电脑会社等,当然,首站就是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

有多少中国商人想去朝鲜投资?

无论怎样,朝鲜人已经来了,主动来中国招商。

圆脸细眼、有着典型朝鲜族外貌特征的崔东元坐到了杭州文二路的餐厅里。他将记者递去的《瞭望东方周刊》收好,“朝鲜贸易省的人让我们经常带点有经济内容的刊物,以作参考。”

受朝鲜文化省之邀,4月中旬,这位浙江朝翔进出口有限公司总裁将赴朝参加金日成诞辰“太阳日”。其间,他将再次与朝方协商今年来华招商的问题。

作为浙商全国理事会中唯一的朝鲜族人,崔东元与朝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在延边长大,伯伯一家目前仍生活在朝鲜,弟弟在朝任供需官,一半亲戚都在朝鲜。

自2008年起,朝鲜几次派出高规格的招商团拜访中国的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与浙商的交往尤为频密,并邀请浙商赴朝考察。少数浙商已试水先行,赴朝投资的采石场甚至引来了金正日、金正恩等人的驻足。

朝鲜实行的是严格的计划经济模式,这被外界投资者认为隐含投资风险。不过在善用机遇、善寻缝隙的浙江商人看来,如能先行进入并占据一席之地,他们也许将成为预期中的朝鲜改革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犹疑与顾虑从来没有远离过这些涉足朝鲜的投资者。他们会用“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国”来比照今天的朝鲜,揣测其改革风向与力度,而这个被外界称为“谜一般的国家”,他们也难以看得清清楚楚。

好在即使在对外态度最强硬的时候,朝鲜方面与这些浙江商人仍旧保持接触、展现耐心。传说中的傲慢与无理,与其他一些传闻一样,尚未被证实。

而对于这个正在开启机会之窗的国度,浙商们既有投资意愿,也顾虑政策风险。朝鲜的改革路向,是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

贸易省官员青睐浙商

朝鲜方面为什么愿意和浙江商人做生意?最初曾令浙商们深感不解。

在崔东元的印象中,朝鲜关注的重点是在2008年由东北逐渐转向浙江,“朝鲜方面做过调查,数据显示,到朝鲜旅游的中国人四成来自浙江,朝鲜所有的物资采购90%来自中国,这其中又有60%来自浙江,抗美援朝参战最多的是浙江人。以往东北省份投资朝鲜的项目,幕后老板也大多是浙江人,所以格外关注浙商。”

朝鲜允许外商投资,大约从2002年开始。当时朝鲜开始实施经济调整战略,采取承包责任制、精简机构、鼓励三产以及按劳分配原则等措施发展经济,对外鼓励民间贸易和投资,以实现资源均衡。这些措施使朝鲜发生了一系列的积极变化:经济出现增长,对外出口保持增长势头,对外资打开大门。

此后,朝鲜两个主要的对外经济合作机构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对外经济协力推进委员会,连续在中国举行投资说明会。特别是在东海岸的罗先和中朝边境以西的黄金坪设立两个经济特区,希望专门吸引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

一直以来,东北地方企业和大型国企都是朝鲜吸引投资的主要对象。

2008年时担任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委员长的李光根,是浙江经济模式的关注者。这个机构属于5个内阁直辖的委员会之一,他本人曾任贸易相。“他对浙商兴趣甚浓,在朝鲜我们聊起浙商的经营之道,我邀请他看看义乌小商品市场。”崔东元说。

李光根随后带队拜访杭州、义乌等地,2011年,朝鲜招商团第二次来到杭州。据崔东元介绍,朝鲜招商团来华招商最早是在上世纪90年代,以矿山和林业开发为主。虽然一直依靠吉林延边等地的商人群体和国企,但朝鲜招商团对中国长三角、珠三角的经济发展十分关注,由于没有人脉网络,沪、苏、粤等地还未正式去过,于是此轮沿海招商从浙江开始。

朝鲜招商团最近一次来浙江是2012年7月底。由朝鲜贸易省参赞金正基与朝鲜国家科学院、朝鲜电子贸易开发中心官员、翻译等5人组成。

他们在杭州一家酒店与浙商全国理事会组织的浙商代表面对面交流。

朝鲜招商团并不是第一次面对中国商人,但在浙商们看来,“他们想做点什么,但好像又不知怎么做。”浙商全国理事会组织相关活动的负责人姜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朝鲜来客这次重点推荐了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这个开发区位于距离机场30公里的平壤郊区,也是朝鲜国家科学院本部所在地。2011年10月,朝鲜政府决定从中国、欧洲、东南亚等地招商,建设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推行减税、免税等优惠政策。

而自2011年底特别是2012年开始,朝鲜多次在中国和欧洲、东南亚等地举行招商展会,并加大了平壤春季国际商品展览会等对外商贸平台的推广力度。他们关注的企业从农业种植、加工到先进制造装备,无所不包。

朝鲜招商团向浙商们展示了中朝双语的PPT。他们提出了流行的BOT合作方式:朝鲜出研发人员,中方出资金,创建合营企业,设立针对某种产品的合作企业。

这些项目包括:LED、iPad、eBook组装厂以及太阳能电池、风力发电机生产企业。朝鲜官员还希望,能够派人到杭州共同开发软件产品等。

“朝鲜国家科学院好像科研能力不错,金正基说将以最优惠的政策来满足投资者的要求。”姜平说。

不过,还是有很多问题一时难以明确。

“最简单的,土地使用金就没明确。朝鲜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房地产没有买卖,他们说不出价值。”崔东元说。

金正基表示,土地使用权价格可以参照杭州、义乌水平,“比如,每平方米20元”。

“比中国还贵,不合适。”浙商们纷纷说。

“那以后还可以讨论。”70多岁的金正基和颜悦色。

农田上的梦想

在金正基一行造访杭州之后,2012年秋天,浙商全国理事会受朝鲜国家科学院、贸易省邀请,组织了43人的浙商团队赴朝考察。

而在2011年,浙商们也曾在朝鲜招商团来访之后,以组团旅游的方式去朝鲜考察。那时,姜平等人从丹东坐绿皮火车进入朝鲜。火车烧煤,一阵风过,煤烟吹到脸上。

2012年秋天,浙商考察团受到贵宾礼遇,在平壤机场等待他们的是国家科学院和贸易省的负责人。

浙商们被安排住在羊角岛酒店,外国游客一般都被安置于此。这座高大建筑地处市中心,与平壤市区只有一道桥相连。随行的《浙商》杂志记者沈晓琳向本刊记者回忆说:“窗外没有夜灯,没有人声,有点像中国改革开放初期。”

朝鲜方面对于行程的精心安排,显示出了对浙江商人的重视:除了板门店、主体思想塔、金日成故居等常规旅游景点,他们还获邀参观电视机厂、电脑会社等,当然,首站就是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

大巴从酒店出发,行驶1个多小时,驶过一片农田。导游提醒说:“窗外是等待开发的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

浙商们没有下车。后来车开进农田旁一处四五层楼高的灰色建筑群,这里就是朝鲜国家科学院本部。

一下车,浙商们就被告知:“新加坡、越南以及中国苏州的考察团前两天刚刚来过。”

在国家科学院,朝鲜招商团再次介绍了科学院与开发区。而浙商们的提问比在杭州时更为直接:“中朝两国银行间至今仍未建立边贸结算关系,无法直接边贸结算如何处理?”

包括电力供应、蒸汽设备以及互联网线路在内,开发区的主要配套设施,在浙商们看来几乎都还“准备不足”。

面对浙商们的提问,现场的十多位朝鲜官员仍然像金正基一样耐心,逐一说明改进办法,“我们会尽力,将会有合适的方式”

浙江金冠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光汉对本刊记者总结说:“朝鲜要想发展经济,必须高度开放,只开放一点点很难吸引投资者。根据恩情高新开发区现有的状况,地价并不便宜,道路、水电等基础设施还不齐全,开放程度还远远不够。”

明确而迅速的改变,是很多浙江商人投资朝鲜的前提。

“投资需要长期稳定的政策作保障,我们想知道朝鲜是不是下决心要‘改革开放’了?” 浙江华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新海说。

一直面带微笑的金正基收敛了笑容。沈晓琳记下了他的回答:“国家政策是按人民的要求来起草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社会,改善经济管理的办法,是让他们做生产工具的主人。简单地说,我们在金正恩同志的教导下,参考世界上最先进的管理体系,按照现实条件来改进,研究符合我国人民利益的经济管理办法。”

浙商们还在琢磨这段话的内涵,朝鲜国家科学院科学参赞李文浩补充说:“为了改善人民生活,一定要用‘改革开放’这个词语吗?‘开放’不是只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才能体现。”

崔东元说,在朝鲜的现实语境中,不说“改革开放”,“一般说提高和改善人民的水平。”

这位中国的朝鲜族商人平均每年有一半时间呆在朝鲜。他说,金正恩执政后,朝鲜国内确实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努力改善人民生活水平,走着他们所认为的社会主义道路”。

据崔东元介绍说,金正日在世时,曾决定在全国实施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他们选择的是包产到生产组。2012年,金正恩宣布实施这一政策。

“应该说,朝鲜的改革信号已非常明显。”崔东元说。

可以砍价的人参

2012年,小商贩开始出现于朝鲜的路边,贩卖农村运来的水果蔬菜。

在朝鲜购买人参的经历,让姜平嗅到了经济体制松动的气息。

浙商一行人进入开城人参博物馆时,导游不停叮嘱他们购买人参时不可讲价。不过,姜平仍然尝试砍价。

售货员几番犹豫,几度要成交,却被导游拉到旁边嘀咕一通,遂又摇摆不定。

“可以看出内部已有灵活性,有了赢利空间,也许连导游的回扣分配方式都有了。”姜平相信自己的嗅觉。

崔东元则更加熟悉情况。“2012年以来不少朝鲜朋友开始借用单位名义承包经营,利润上交一部分,自己留一部分。这种现象越来越多,国家没收紧也没批评,似乎正在观察中。”

而即使像崔东元这样的“朝鲜熟客”,有时也会为变化而惊讶---在此次考察中,朝鲜导游竟然主动向浙商们讲解了“苦难行军”。

这个专有名词特指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朝鲜因自然和人为原因,经济濒临崩溃,人员死亡。这个事实,一度讳莫如深。

崔东元听到导游提起此事后十分惊讶,用朝鲜语问导游为什么公开讲。对方回答:“国家指示我们,什么情况都如实对外商说。外商如果不了解我们,怎么能帮助我们?”

2011年12月之后,朝鲜不仅向中国派遣了大量劳工和银行管理人员,也向德国派遣了数百名建筑技术人才。

在朝鲜的电视屏幕上,总理崔永林自2012年上半年以来也频频露面。“对总理如此高频率的报道从未有过。内阁是发起经济活动的主体,说明朝鲜有意释放政府重视经济发展的信号。”崔东元说。

在互联网上,经常流传平壤街头空旷马路、美丽交警的照片。可浙江商人们在平壤不止一次体验了堵车,有浙商感叹:“以前没来过朝鲜,所以不了解,现在来了看见的不一样。”

尽管平壤打车昂贵--- 1公里0.5美元,但乘坐出租车的人还是越来越多。“我不认为是公费报销,我了解这些人更多的是富裕起来的商贩。估计平壤出租车保有量,2012年比2011年增加了300%以上。”崔东元说。

劳动力价格仅为义乌的六分之一

朝鲜招商团与浙商达成了一些意向性协议。

2011年,浙商去朝鲜考察,曾向朝鲜官员提出建立浙商工业园区的想法。这一想法得到了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承诺,最终选址于黄海道。

这个加工贸易区类似于中国当年的深圳特区,浙商享受来往免签证的待遇。“他们的劳动力价格仅为义乌的六分之一。今年6月就可以签订协议,免税年限等事项到时再确定。”崔东元说。

崔东元还说服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在杭州设立经贸办事处,作为专门面对浙商的常设招商机构。这个办事处,可以组织朝鲜商品展销会、招商说明会和投资说明会。

浙江商人还将为朝鲜提供电力设备。目前朝鲜仍大量使用上世纪50年代的工业用发电机组,至少50%的电能都消耗在输电途中。“浙商团队已签订合作框架,朝鲜没有资金,就以铜铁矿以货易货。”崔东元介绍说。

最终使浙江商人下决心把钱投在朝鲜的原因,还是这个国家的变化。

当然,不管在何处,即使最乐观的投资者也不乏顾虑。

2011年,辽宁西洋集团在朝鲜投资铁矿受挫,曾轰动一时。西洋集团对外称,朝方单方撕毁合同,原因是朝方已掌握选矿技术,完全可以自行生产,而股份比例占75%的西洋集团的存在无疑会分走利润。

对于此事,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负责人曾向崔东元透露,他们在内部也多次议论。“他们承认西洋集团申明的一些事实和责任,但他们认为西洋集团也有责任,项目执行人多次改变,实际投资没有达到合同额,也没弄清朝鲜的合作方,等等。”崔东元说。

崔东元表示:“为什么浙商要以庞大的团队进入,就是要降低风险。浙商全国理事会也要有专业人士分析朝鲜,大概了解他们的处事方式、对事物的看法,等等。希望利用杭州的经贸办事处这个平台,与朝鲜招商团共同研究一个政策,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这会大大改善投资环境。”

他也不否认,一些中国商贩的欺骗行为导致双方产生分歧。比如对朝鲜虚报价格,“骗得了一时,迟早要被发现”。

“按我和朝鲜20年打交道的经历,你跟他讲朋友,他会好好跟你做;你骗他一次,他不会善罢甘休。因此不要贪小便宜。”崔东元说。

对于这次考察,浙商们最大的发现还包括,朝鲜是一个人力资源丰富的国家。这不仅指一般劳动力,也包括高级科技人才。

姜平说:“朝鲜实行12年义务教育,基础科学很扎实。大学生晚上没有酒吧等夜生活,专心学习,所以大学教育水平与文化产业相对发达的国家相比未必差很多。这也是为什么朝鲜外派的软件人员很吃香的原因之一。”

崔东元认为,朝鲜有些高新技术较发达,由于国际制裁,民用科技在世界上发挥不了作用。“据我所知,三星一部分核心技术就来源于朝鲜;朝鲜利用海潮研制出有机化肥,安徽省七八年前曾引进这项技术;朝鲜的无污染船舶涂料,与日韩的产品相比更有竞争力。”他的公司已获得朝鲜国家科学院高新技术的境外销售权。

这已不是崔东元与朝鲜国家科学院第一次合作。2012年,曾成为舆论热议的朝鲜国产平板电脑,其零配件就由崔东元提供。机器的应用程序由朝鲜自己开发,最后在朝鲜工厂组装,也符合了他们国产化的需求。

领袖关注的采石场

在羊角岛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晚宴时,朝鲜电子贸易开发中心所所长韩星哲曾领着翻译,主动找到陈百亨。他提出要带团到对方的慈溪嘉利机械实业有限公司,学习土地一级开发的经验。

不过,后来陈百亨一直未见到朝鲜客人的踪影。他连续三年赴朝考察,逐渐从兴奋回归平静,“投资谈的只是框架,具体怎么操作、技术比例多少都没有提。”

沈晓琳说:“陈百亨至今没有投入一分钱到朝鲜,而有关朝鲜的信息则照单全收。”

据浙商理事会掌握的情况,浙商与朝鲜之间目前主要还是零散贸易,真正实现投资的只有万向集团、朝翔进出口贸易公司等,涉足铜矿、蛇纹石等项目。

两家公司在朝的投资项目运行也有不顺利。崔东元与合伙人在黄海道投资的采石场处境有些尴尬之处:自2011年投入1300万元人民币以来,一直未达到预期效果。

“我们没评估好蛇纹石的储量与品位,成材率只有20%。不过才刚起步,还在继续开采。”崔东元并不气馁。

崔东元自1996年起开始做朝鲜生意,最早是从那里贩卖鳕鱼到中国。2001年,他决定在朝鲜设立玻璃纤维工厂和蔬菜农场,成为较早在朝鲜投资的外国人。他说,朝鲜非常认同那些能直接给国家和政府带来贡献的外国企业,并为后者提供稳定的政策环境和各种优惠。

在开设玻璃纤维厂时,朝鲜方面提供了厂房,他则把价值30多万元人民币的设备捐赠给朝方,自己只负责经营,获取利润。

他的蔬菜农场仅用一个月就收回了投资。这种与朝鲜官方的熟络,使他能够利用各种机会与朝鲜进行贸易和投资。

事实上,这个在崔东元看来不算成功的采石场,先后引来金正日、金正恩的视察。看到山下忙碌的挖掘设备,朝鲜方面似乎意识到蛇纹石的巨大价值。

2011年,金正日在采石场指示:“作为赚外汇的重要渠道,把这个产品好好发展起来。”

朝鲜的矿业企业都慕名而来。采石场不得不停产一月,接待各地访客。2013年,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辞后不久再次光临采石场。

万向集团则有些进退两难。他们开发的惠山青年铜矿是朝鲜的最大铜矿。2007年11月,万向与惠山青年铜矿共同组建合资企业---惠中矿业合营公司。

公开报道显示,这家企业建立不久、尚未投产时,惠中矿业中方人员突然被迫撤回中国。分歧在于,万向集团投进来的所有资金,到底是应全部花在“生产”上,还是也可购买运输车辆、建造员工宿舍等方面问题。

报道称,万向集团向惠中矿业的投资已远超当初对外公布的1.5亿元人民币,董事长鲁冠球欲打“长线牌”,继续等待朝鲜投资与经营环境好转,并无撤退迹象。

政策风险是浙商们考察归来后最为忧虑的事,“朝鲜方面目前还未拿出优惠政策,口头承诺给人感觉不踏实。政策问题是最大的风险。”姜平认为。

“要以国家法律的形式来保障。”崔东元说。现在,浙商理事会浙商研究院正打算成立专门研究朝鲜的部门。

6月,朝鲜招商团又要来杭州了,不知他们将给浙商带来什么。

袁晓彬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钱贺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尿停电梯"熊孩子将出院 系4代单传有7个姑姑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