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两桶油”石化项目选址乱象

2013-09-10 14:39:23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0人参与

在中国,石化项目选址环节中环评很少发挥应有的作用,“两桶油”和地方政府主导着项目的布局,“石化围城”在某些地区处处可见。

2013年8月底,全国多家媒体竞相报道国家环保部对中石油、中石化“亮剑”的消息。由于没有完成2012年的减排任务,这“两桶油”在炼化行业的所有新建、改建、扩建项目全部遭到环评限批。这是比单个项目的“暂缓”、“叫停”或者“罚款”更为严厉的惩罚。环保部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环保部第一次跟“两桶油”叫板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石化产业的迅猛发展伴随着严重的环境问题,引发社会矛盾。“石化围城”在某些地区处处可见。而在这背后,不仅有发展历程中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更重要的,还在于产业布局的失序,规划选点的不合理,埋下了社会隐患。

本刊记者对全国多个石化基地或者以石油化工业为龙头的地区进行调查发现,环评很难从选址环节就发挥应有的作用,石油公司和地方政府主导着项目的布局;在大企业面前,一些地方的职能部门往往显得弱势,未能约束部分企业“我行我素”的行为;城市规划总是为“发展”开道,充满“弹性”而缺乏应有的强制力。

“限批”只是一时之计,这些问题如果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和妥善的解决,将阻滞“生态文明”和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东南沿海石化布局乱象

一位环保部门官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们一面用砸钱来证明自己的环保责任,一面却又挥霍了资源,拉长了污染战线,叠加了环境风险,个别企业甚至粗暴地无视法律法规和程序”

    对比中石油和中石化前后五年的年鉴,可以看出,近五年来,石油炼化企业的分散布局、遍地开花并没有得到有效改善。中国东南沿海地带的情况尤为明显。

被称为“最后一片净海”的北部湾地区,自西向东的钦州、北海、湛江、茂名,到南岸的海南洋浦,均已经形成了规模化的炼油产业,并且近年来纷纷改造扩能。再往东走,广州、惠州也都有千万吨级的炼油厂。石化下游的企业,像涟漪一样围绕着炼油的“龙头”在区域内扩散开来。海峡西岸地区也已经开始呈现出争设石化基地,竞相建设炼油厂的趋势。从大小门岛、溪南半岛、江阴工业区、湄洲湾、古雷港到揭阳惠来一共规划了六大石化产业基地。

行业内部,中石化的南方“势力范围”早已被中石油和中海油打破。“以前总说缺油,今后可能还要通过竞争才能找到市场。”中石化系统的一位管理人员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西南本来是我们的市场,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这个优势了。现在产能已过剩,中石油还在四川、云南,下一步还计划在贵州,也新建大型炼油厂,今后的竞争肯定是非常激烈。这样的竞争对谁都没有好处,必须由国家进行调控。”

他告诉本刊记者,在这样的市场形势之下,中石化在湛江东海岛上的中科炼化项目已经显得有些“尴尬”,前途有可能不太乐观。

区位上看,单是中石化而言,海南炼化目前正在扩展到1300万吨,满足本省已经绰绰有余;北海的1000万吨/年也差不多足够供应广西;茂名石化的产品一直以来就是往云南和珠三角方向去,目前一次性加工能力已经超过2000万吨/年。

那么,东海岛上1500万吨炼油和100万吨乙烯的大项目建成以后,市场应该瞄准哪里?

“移走”和“抢来”

广东省湛江市到茂名市之间,直线距离大致80公里的范围内,中石化布局了3家炼油厂:茂名石化、东兴炼油厂以及刚开始兴建的中科炼化。他们并不属于一个石化基地,也不存在改造升级或者更替的关系。这究竟是怎样形成的?或者说,这样布局基于何种考虑?

早在2006年,中石化和科威特合作方计划要把这个项目建在广州南沙岛的时候,受到了主要来自于香港方面的反对。因为“环境敏感性”,这个项目被从南沙岛“移走”,决定另外选址。与此同时,广东省沿海的湛江、茂名、阳江、江门四个城市展开了角逐,都想要将这个能给GDP带来1000多个亿增量的超大项目收入囊中。

那时候,茂名已经有了茂名石化基地,湛江有一个500万吨/年的东兴炼油厂,后者是2002年从民营企业老板手里收购而来,因为厂址地理位置原因发展受限,很难再有扩展空间。阳江和江门没有大型的炼化产业。

中石化一位官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选址的时候请了很多专家来打分,茂名得分最高。中石化其实也更倾向于建在茂名---在茂名石化基地建起来,公路是现成的,管线是现成的,公用配套都是现成的,还有技术、人才和资源的优势,光是一期工程就能节约六七十个亿。

“但最后广东有关部门说,广东要粤东粤西‘两翼齐飞’。考虑到湛江作为粤西的龙头市,但GDP还在茂名之下,很难实现龙头的作用。所以综合考虑,就要求定在湛江。”

定在湛江也有其他的好处,比如说,有港口优势,交通上比茂名方便。而拉动下游经济方面看起来也很美好,东海岛上又规划了五十多平方公里的化学工业园。

中科项目综合管理部经理林瑞彪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尚未“真正开始”的中科一期1500万吨炼油和100万吨乙烯的一体化项目,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一体化项目。而且油品标准是目前国内最高的欧5标准,这是很有前瞻性的。从产品结构上来说,他倒觉得中科应该不会受到产能过剩的影响。因为他认为在“生态文明建设”的进程中,国家对油品质量的要求会越来越收紧,中科高质量的产品肯定是优势。但是二期计划扩展到3000万到4000万吨的项目就有些遥远,估计得是“多少年后的事儿了”。

在采访过程中,本刊记者发现,石油公司在选点布局的时候,更多的是以政治经济和竞争因素为初衷,综合平衡各地政府的发展诉求,接受从选址规划上节约资源环境成本不是最主要的考虑。而几乎所有石油公司接受采访的对象都向本刊记者强调了“大国企的环境责任”,强调中石油、中石化对环保的重视和投入绝对多于普通企业。他们“重视环保”的方式基本就是依赖于“不计成本”地增加投资,寄希望于上技术、上手段来减少污染和达到清洁生产的要求。

“这是一种很简单落后的观念。”一位环保部门的官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们一面用砸钱来证明自己的环保责任,一面却又挥霍了资源,拉长了污染战线,叠加了环境风险,个别企业甚至粗暴地无视法律法规和程序。”

拉不开的卫生防护距离

以茂名石化为例,近十年的发展扩张过程从环保程序上讲存在未批先建、违规审批,“先上车后补票”。

2003年,国家发改委通过了茂名石化100万吨/年乙烯项目的可研报告,2004年12月15日,项目在尚未通过环评的情况下开工建设,并于2006年9月16日开始投料开车“试运行”。一直到2008年11月26日,这个项目的环评才通过环保部的审批。迄今为止,这个项目卫生防护距离之内还有一部分居民,被广东省环保局“督办”,要求尽快完成居民的拆迁安置工作,因此一直未能验收。

炼油部分的情况也是一样。2009年,广东省环保局在不具备审批资格的情况下违规审批了茂名石化的油品质量升级改造工程,这个工程将茂名石化的炼油能力从1000万吨级升级到2000万吨级,增加7套生产装置及配套工程。但是,卫生防护距离却定为800米。2010年7月,国家环保部依法撤销了广东省环保局的环评批文,要求重新对项目进行环评,并要求卫生防护距离增加到1300米。

2013年,新的炼油装置已经投产,而项目所在地茂南区的拆迁工作仍举步维艰。迄今为止,800米距离内的1786户共5682人还未搬迁。茂名市政府到目前为止批复了第一批120户、411人的搬迁方案。

按照当地政府乐观的计划,1300米距离内余下的11835户、36901人要到2015年才能搬完,涉及5个镇(街)26个村(居)委会,37个自然村。茂名市环保局的几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卫生防护距离问题,是目前茂名石化最大的环保问题。

湛江的炼油项目也面临着类似的社区压力。东兴炼油厂紧靠石头村等村庄,已经没有办法上新的装置,因为“只要一上就满足不了卫生防护距离内没有居民的要求。根本没法启动。” 东兴炼油厂宣传科科长徐启胜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石头村就在我们旁边。这个村庄和我们厂区的距离本来还是够的,但是现在,防护距离的国家标准提高了。从300米、500米、700米提高到1000多米了,就已经满足不了要求了。这有历史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湛江市对村庄的管理没有那么严格,没有什么规划,只要是你村里的地,愿意往哪里盖都可以。所以村庄离工厂越来越近。”

当地居民亦告诉本刊记者,政府一直想搬掉周边的村子,但一直“搬不起”。有大约5000多人的石头村,按照国家的标准整个村子都应搬迁,但迄今为止,村民们依旧生活于此。

拉动GDP的引擎

与湛江、茂名隔海相望的海南岛,是著名的“国际旅游岛”,作为国家部署,中国将在2020年将海南初步建成世界一流海岛休闲度假旅游胜地,使之成为“开放之岛、绿色之岛、文明之岛、和谐之岛”。

“面积不到4万平方公里,人口800多万人,如果只是满足本地需要的话,有必要在这里建这么大的炼油厂吗?”人民网海南视窗特约评论员矢弓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矢弓告诉本刊记者,多年前,在承接了从三亚“赶走”的大化肥项目之后,海南的东方市就计划要上大炼油项目,但是最终因为环境问题被否决。而洋浦作为一个20年“开而难发”的经济开发区,对项目求之若渴,并且从政策上给予各种特殊扶持。

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大型石化基地。除此之外的重点产业还包括核燃料加工、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造纸及纸制品工业、农副食品加工业。

因为土地已基本被用完,新招商引资进来的项目就必须依赖于大面积的填海。根据海南省海洋渔业厅的统计,仅在2011年上半年,该厅就共审核报批洋浦7个工业项目的围填海需求316公顷,“使洋浦在一年时间内填海造地15平方公里,为大项目落地洋浦创造了重要条件。”

在这之后的2012年,海南省政府才审批实施新的洋浦经济开发区总体规划。新版规划里,原来69平方公里的开发区面积扩展到120平方公里,其中,有26平方公里是计划填海造地创造出来的面积。

在洋浦,当地官方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海南岛是作为国际旅游岛来开发的,但是旅游开发是需要高额投入的,整体周期长,见效慢,配套的设施还需要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这样无法产出高额的GDP。因此,洋浦的化工区发展,成为整个海洋经济发展的引擎。

北部湾的未来

根据《海南日报》2011年7月5日援引洋浦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有关负责人的介绍,洋浦的800万吨炼油项目奠定了整个石化产业的基础,为下游企业提供充足的原材料。

同时,为了提升海南炼化的产能,洋浦决定在2012年扩建,800万吨的生产能力最终将扩至2000万吨,预计2015年竣工投产。

儋州当地官方人士对此项目表示默认,并表示项目正在有序建设中。该人士认为儋州湾的旅游开发也受到洋浦化工区的牵连,作为国家级的开发区和海南省工业的重镇,儋州市一级政府对洋浦毫无牵制能力,“远景看,洋浦工业区的工业产值要达到整个海南的一半左右,这是很大的一个数字。”上述人士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洋浦化工园区的填海建设对整个洋浦附近的生态影响是深远的。填海后,洋浦附近的渔业资源会走向枯竭,对于形成的海洋环境污染,不少当地人认为,会随着洋流向北部湾扩散。而对于化工园区的工作人员来说,目前最为担心的是居住环境的问题。

本刊记者看到,横跨儋州湾的洋浦跨海大桥即将通车,通车后,从洋浦开发区到儋州白马井镇的时间从原先的3个多小时缩减到40分钟左右。儋州市白马井镇将成为洋浦开发区的后花园,承载洋浦开发区部分工作人员的居住区功能。

为项目落地而进行的大面积的围填海不仅发生在洋浦,也存在于整个北部湾区。

根据国家环保部对北部湾经济区进行的战略环境影响评价,“洋浦开发区北部的规划填海将破坏成片的特有天然礁盘等。”而包括广西、广东在这一区域内的填海行为,将“减少重要的天然滩涂湿地面积,引起围填海区域内海洋生物群落结构破坏和底栖生物的损失,重要的经济鱼类、虾、蟹贝类生息、繁衍场所和景观的消失等,也将会毁坏部分红树林或防护林。”最后的结果将会是---“随着沿海重点产业集聚区及其港口的大规模开发建设,围填海、航道疏浚和排污将导致近岸海域滩涂大量减少、生境破碎化和退化明显,最具生物多样性的‘湾区’将加剧退化,‘黄金渔场’将枯竭褪色。”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刘伊曼 王智亮 黄柯杰)李熙 责任编辑:NN104
【有0人参与】
有道

跟贴读取中...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修改昵称 关闭窗口
关闭
点击登录 |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复制收藏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返回深度首页

深度推荐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瞭望东方周刊》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温州楼市至少要调整三年,短期资金现在套牢,撤出基本无望。”长期在上海的温州炒房客秦国明说,如今温州人都想着套现,因为现在的调控政策都看不到头[详细]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中国新闻周刊》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你站在地沟里蒙混别人,别人在牛奶里搞三聚氰胺。你让别人恶心,别人让你寒心。整个中国食物生态,已经被几乎所有食物制造者,搞得几近崩溃。[详细]

保障房大考

《中国新闻周刊》
保障房大考

具有自身利益偏好的地方政府,需要在民生保障和政府腰包之间做出选择。[详细]

开拓团事件调查

《新民周刊》
开拓团事件调查

日本开拓团纪念碑被砸背后,除了狭隘民族主义之外,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也不能忘记历史,但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详细]

疯狂的钱滚钱

《新民周刊》
疯狂的钱滚钱

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股市有风险,楼市有“路障”,高利贷成了当下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全民“放水”的疯狂。[详细]

“死亡动车”再回忆

《南方人物周刊》
“死亡动车”再回忆

39死近200伤,一次铁路事故中最低级、最应该防范的追尾碰撞,让打鸡血般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铁打了个冷颤。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详细]

"7.23"动车追尾全回顾

《中国新闻周刊》

几乎每年铁道系统内部都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但温州动车追尾悲剧还是发生了。这种内部监督的失控,最终凸显了外部监督的必要性.[详细]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世界级的大都市,均以都市圈的形式出现。历经半年,“首都经济圈”终于从一个概念进入到了规划制定阶段。[详细]

三峡京津争水记

《瞭望东方周刊》
三峡京津争水记

水资源日益稀少的今天,汉江水到底是随“南水北调”输往北京和天津,还是留给三峡用来航运和发电,这是长江的两难。[详细]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南方人物周刊》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陈氏家族的百年浮沉,烛照出了中国近代文化人命运的一个缩影。[详细]

选择放下的姚明

《中国新闻周刊》
选择放下的姚明

在15个月的等待和努力宣告失败后,姚明他选择了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习惯没有姚明的NBA。[详细]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新民周刊》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又一个央企含着微笑,对利益永无止境的索求,对苦主哭诉的无动于衷,对生态恶化的置若罔闻,对社会愤怒的视而不见。围观中,渤海慢慢地死去。[详细]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中国周刊》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在资源过度向大城市倾斜的中国,生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人别无选择。但他们来到大城市后才发现,在大城市生活,要处处当忍者,他们已经成了大城市的“人质”。[详细]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博客-房产-家居-健康-旅游-视频 rss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