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套”:劣质安全套利益链黑幕

2014-03-18 11:12:38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每年数亿只假冒伪劣安全套正在充斥着市场,从伪劣安全套黑作坊,到不法经销商,到街边无证经营的保健用品店,每一个伪劣安全套正在伤害中国的消费者,威胁他们的生命。

公众很少有人能清醒地认识到,一只小小的安全套所承载的意义。它象征着隔膜,却与人肌肤相近,它伴随着人类最原始的快乐,也包容随之而来的欲望和颓丧,它隔绝了生命的延续,却也守卫着人们生命安全的最底线,它是人类社会自我管理的完美产物,与肆虐的病菌和艾滋病病毒抗衡,它是技术进步的结果,却终会留名人类社会的文明史。

当下的中国,安全套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据国家计生委统计,目前,我国的安全套使用适龄人群接近7亿人,常用消费人群9000万,中国人每年使用安全套近50亿只,这一庞大数量是中国朝气蓬勃的象征。

与此同时,中国的累计艾滋病患者数量已经突破80万,其中80%以上的艾滋病传播途径是通过性行为,安全套的普及使用和市场规范已经刻不容缓。

与此同时,每年数亿只假冒伪劣安全套正在充斥着市场,从伪劣安全套黑作坊,到不法经销商,到街边无证经营的保健用品店,每一个伪劣安全套正在伤害中国的消费者,威胁他们的生命。

2014年的3•15消费者权益日,我们关注安全套,这是我们的工作,因此我们费时一个多月,经过多次暗访调查,逐步还原出伪劣避孕套从生产到销售的完整利益链条,将其中种种乱象公之于众。

在神圣的消费者权益日,我们关注安全套,这也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有责任痛斥制造和销售伪劣安全套的不法商贩,我们有责任问责相关监管部门,我们有责任守住消费者最后的安全底线。

数以亿计的假冒伪劣避孕套正充斥着中国的安全套市场,它们直接导致了病菌和艾滋病病毒迅速蔓延,而人们可能仍沉浸在激情与欢愉中毫不知情。

在陪女友做了两次人流之后,王维才开始怀疑平时用的避孕套有问题。“外表完全看不出来,我在询问了医生之后,才知道一直使用的是假冒产品。”王维指着假冒避孕套的包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王维手中的假冒杜蕾斯牌避孕套和正品的包装别无二致,而从一些不为人注意的细节中却可以看出马脚:假冒避孕套的说明书上标注的生产标准是1999年,而现在国内所有的正规避孕套已经使用了2004年标准。

“伪劣产品使用的橡胶原料来源无法保证,黑作坊的生产条件差,生产出来的产品就会带有细菌和病菌。此外,乳胶脆,韧性差,劣质安全套在使用过程中容易破裂或脱落,会导致意外妊娠。由于使用伪劣避孕套而导致的人流和病毒感染的情况,可以说基本上每家医院都屡见不鲜,我们发现消费者们完全没有辨别避孕套的意识。”一位广州的性病专科医生对时代周报记者痛心疾首地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22岁的王维的教育体系之中,根本没有辨别避孕套和预防艾滋病的相关知识。作为东莞石龙的一家电子加工厂的普通打工仔,他和他女友是珠三角3000万外来务工人员中渺小的一分子。这一群体大多来自农村,年龄正日益年轻化,他们在珠三角追逐梦想,也放肆着自己的青春,他们同时也是受到假冒伪劣安全套伤害最深的一群人。

中国正在进入避孕套消费的上升期,据国家计生委药具发展中心统计,我国的安全套使用适龄人群大概有7亿,常用消费人群9000万,中国年产安全套近百亿只。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我国艾滋病感染者的数据也在持续上涨。截止到2013年9月30日,中国共报告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逾43.4万例,而性途径正成为我国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目前,广东省的艾滋病感染者人数已经接近4万人,其中80%的新增案例都是经过性行为传播。

时代周报记者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查,深入广东生产避孕套行业的方方面面,逐渐厘清了假冒伪劣避孕套的生产销售路径。记者发现,围绕着暴利,伪劣避孕套已经形成由劣质裸套生产商、劣质润滑油生产商、黑作坊加工厂、不法经销商贩为核心的完整利益链条,据记者测算,每年由这个链条输入市场的伪劣避孕套多达上亿只,而其消费者则大多集中在外来务工人员、农民工和大学生等群体。

地下小作坊泛滥

阳春3月,正是避孕套厂家全力生产的时候,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大道的广州广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双一乳胶厂(下称“双一乳胶厂”)也不例外,这里是全亚洲最大的安全套生产车间所在地。

3月11日,在双一乳胶厂的流水线上,成千上万个圆柱体状的金属模具缓慢浸没在恒温的乳胶液体中,然后缓慢拉起,在洁净的空气中缓慢旋转,乳胶液均匀地覆盖在模具表面,橡胶膜厚度逐渐达到要求,最上方边缘处的橡胶膜自动卷起,一个避孕套已然成型。

高压水流将避孕套冲洗下来,流水线旁的女工麻利地把安全套套在新的金属圆柱体上,传送带把这些“棍”状物浸入一个水槽,两个水下电极开始通电,如果安全套里的不锈钢导电,则说明这只安全套太薄或者有洞,这是安全套最关键的电检过程。

经过重重质检的安全套,最后被卷成熟悉的小卷儿,喷上润滑剂、杀精剂或苯唑卡因(Extended Pleasure持久型中使用的麻醉剂,使男人更持久),最终包装完成。

同样的生产线在双一乳胶厂一共有八条,每年生产8亿只安全套。“一套模具生产设备高达100多万元,一台电检设备价值30多万,这还不算人力和物料成本。”双一乳胶厂技术科负责人陈国梁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

该业内人士还介绍,如无充足的资金,办理小型的加工厂,在经济效益不佳的情况下,可能会入不敷出。小型工厂同样需要跟大厂一样的技术人员和配套设备。

而在东莞石龙的一间漆黑的平房内,记者却看到了另一番生产避孕套的景象。在不足20平米的空间内,近十名工人,一堆没有包装的橡胶安全套,两台包装机和一台塑封机,再加上几桶脏兮兮的硅油组成了简陋的生产线,在现场,尚未包装的“裸套”就被直接摆在地上,盛放半成品的塑料篓子积满了污垢,数名工人熟练地拿出裸套,抹上油,并快速地放进两台机器,在机器的出口处,一打打安全套“走”下生产线,车间里根本没有消毒设施。

面对记者的暗访,生产厂的老板显得格外警惕,“我们不生产假冒的避孕套,我们只生产简易包装的避孕套。”尽管如此,这样一个小作坊也涉嫌违规。

“安全套属国家医疗器械,因此相关部门对此监管较为严格,如要开辟一条安全生产线,从注册到生产资格较为严格;而如要生产安全套,一般由省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来审批、发给《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陈国梁对记者介绍道。

而就在记者暗访期间,就有多辆小货车到小作坊内装卸货物,对于记者的询问,货车司机均守口如瓶。但据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这些生产的简易包装避孕套往往被运往避孕套成品加工作坊,在外面套上假冒的“杜蕾斯”、“杰士邦”等知名品牌的外包装。

像这样的小型避孕套黑作坊,在珠三角、浙江乃至内地地区广为暗藏,事实上,近年来,警方破获多起假冒避孕套大案,其源头均指向这些小黑作坊。

2013年10月,警方在浙江省临海市,破获一家避孕套小作坊,其流水线一天可以生产出一千多盒假冒“杜蕾斯”、“杰士邦”等知名品牌的安全套,涉案金额高达3500多万元。

而在2014年2月22日,警方在江西破获一起假冒避孕套小作坊案件,据统计,该制假售假网络,已累计销售假冒注册商标避孕套217万盒,劣质的避孕套已流向江苏、山东、广东、江西、河南、河北、北京等7个省市。

而随着调查的深入,时代周报记者逐渐发现,这是一条从生产到销售的完整的利益链条,而伪劣避孕套的各个原料厂商和经销商均在其中牟取着暴利。

劣质安全套生产链条曝光

要制造一个假冒伪劣避孕套必需的原料有三种:裸套、润滑油和外包装。记者发现,这三种原料都可以轻易获得。而这也导致,在伪劣避孕套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均存在售假的情况,这是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经实地探访调查,时代周报记者勾勒出小作坊生产安全套的材料来源,目前有很多生产裸套的厂家,不法商家购买大量廉价的裸套,再从化工公司购买硅油注入裸套内,同时包装入假名牌安全套包装盒,再用包装机和塑封机包装好。一只只劣质安全套下线,继而随着网店和实体店进入千家万户。

2014年2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朝阳村亭石南路一家生产安全套的公司。这个所谓公司只是一栋3层小楼,公司门口也未挂名。

记者佯装采购商,与该公司一吕姓经理攀谈起来。吕经理称,该公司生产的安全套都是由半成品加工而来,吕向记者拿出了很多裸套,称可代工生产,并贴上客户的品牌标签。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网上有的裸套售价一个仅1毛钱。闻此,吕斩钉截铁地说,“肯定是假货,我敢跟你打赌,我保证!”据其强调,谁也不会做赔钱生意,贵点的裸套,每个0.13元,再加上贴膜和加润滑油等二次加工,再卖0.1元?“你自己掂量,那安全套是真是假!”

吕经理称,河北等地的裸套6分钱一个,但气味特别浓,因此在珠三角等地销量不佳,目前市场上河北产的裸套最便宜,但质量也最差。

“他们产出来不经过检测,安全套上很可能有窟窿,这样的产品谁敢要啊?”

吕经理建议,如想走便宜的渠道,想进够便宜的裸套,可去河北,南方的安全套稍贵,因为南方的生产技术比北方稍成熟。

据吕经理介绍,该公司的安全套一年销量在4000万只左右,客户主要是广东珠三角等地,“主要是一些酒店和色情场所,但最近抓得严,销量稍微下滑。”

吕经理生产裸套的公司只是这个利益链条的冰山一角,除了裸套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添加润滑剂——硅油。如果在网站搜索,很简单就可以找到劣质安全套硅油的销售商。

按照网上的联系方式,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上了广州本地一家公司,其负责人介绍,该公司有大量的安全套专用硅油销售,他们是经销商,产品来自各地的生产商。

该负责人介绍,该公司的硅油,普通的安全套都可以用,有时候几吨地销售给生产安全套的厂家,销售情况不错。

而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只要把硅油涂抹在安全套上,然后用塑封机封好就能装盒子。那些带着果香的假冒安全套就这样生产出来了。

而据了解,劣质硅油会破坏呈弱酸性的女性生殖系统,使阴道内的益生菌数量大大减少,从而丧失对各种病菌的抵御功能,使女性阴道变成对病菌不设防的地带,同时硅油成分粘附性强,不易清洗,易引发严重的妇科病。目前在国外多数国家已经禁止在安全套中使用硅油,而改用水溶性润滑剂。

目前大多数黑作坊都是采用裸套抹上硅油的方法生产出简易包装的伪劣避孕套。除此之外,时代周报记者还了解到,广东地区还有很多厂家生产名牌的安全套包装盒,以此包装低价劣质的安全套,送入市场滥竽充数。

记者联系多家避孕套外包装生产厂,据生产厂工作人员介绍,可以提供各种外包装壳的定制,而且价格十分便宜。“杜蕾斯、冈本、杰士邦的都可以做,一个只要几分钱,量多还可以优惠。”一位外包装生产厂家的业务员对记者直言不讳。

而记者还发现,就连正品杜蕾斯的产品也流入了这一利益链中。浙江浦江腾荣工贸有限公司生产创意安全套,据其一位经理介绍,该公司每年通过内部渠道,向青岛杜蕾斯公司进购五六十万只散装安全套,然后包装成两只装或数量不等的盒装安全套,销售给客户。

而这种流出的杜蕾斯避孕套价格比正品要便宜许多,对于从青岛杜蕾斯厂家进够散装安全套,上述经理称,“可以理解为违规,也可以理解为不违规,杜蕾斯厂家是不允许散装的安全套在市面上销售。”

暴利引发乱象横行

假冒伪劣避孕套生产出来之后,是如何进入市场,又是如何最终卖到消费者手中,是时代周报记者关注的另一焦点。而记者调查发现,随着假冒伪劣产品进入市场,其价格在每一个经销节点中都持续翻倍,最终形成暴利。

如果在淘宝商城、阿里巴巴、性商网等网站搜索,很容易就找出大量成人商品,其中避孕套品种繁多,而价格与实体店相差无几。但这些伪劣产品的价格事实上十分低廉。

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了一家名为广州市麦艾斯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该公司售出许多款式的安全套。据联系人杨小姐称该公司的夜场安全套,100只每盒装,售价仅为25元。

而面对对于价格为何如此低廉,如何保证质量的质疑,杨小姐坦言该公司卖给其他批发商的就是如此价格,但对于该公司的产品产自哪里的询问,杨小姐却表示“不方便说”。

“避孕套销售这块,是个暴利行业。”多名经销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3年11月,广东顺德警方公布了一起特大网络销售假冒名牌避孕套案件,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缴获各类假冒避孕套43427盒,调查涉及销售案值达到1000多万元人民币,并牵涉到阿里巴巴与淘宝网两个著名网站。

该案还涉及广东、浙江、湖北多个省市,顺德警方介绍,民警收缴的假冒避孕套,主要涉及杜蕾斯、杰士邦、冈本、第六感与诺丝等五个著名品牌,部分假避孕套制假“工艺高超”,连警方也无法辨别真假,需要联系生产厂家才行。

时代周报记者随后在一个安全套批发群内发现很多商家都销售高仿杜蕾斯。

据其中的商家表示,他的网店销售酒店、宾馆专用杜蕾斯3只装仅售0.85元,12只装仅售1.8元。

面对记者缘何如此低价的质疑,上述人士直言他们的产品都是精品高仿,而他也对记者爆料:“网上的药店、天猫商城店铺等卖的100多元的正品杜蕾斯,进价也很低,他们的利润在好几十。”

而在时代周报记者辗转获得的一份东莞安全套生产企业价目表显示,上述公司生产的7款不同类型的安全套及成人用品,如爱超、主持人和十二生肖等品牌。价格低廉,令人咋舌。

以爱超牌安全套为例,2只装出厂价为1.5元,建议零售价为6元,价格超出了300%。而12只装的爱超牌安全套出厂价为4.5元,建议零售价却高达28元,价格一度超过了520%。

此外,该价目表中还显示,12只装的主持人旋转螺纹安全套,出厂价为5元每盒,建议零售价为30元,价格超了500%。涨价空间如此惊人,其中的价格暴利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而时代周报记者获取的郑州一家避孕套销售公司的报价单则囊括了160种安全套产品,其内不乏杰士邦、杜蕾斯等知名品牌。

报价单上,安全套裸套方招商价仅为0.09元每个,2000只起售。此外,名牌安全套冈本超薄避孕套,8只装招商价为3.5元,零售价为15元。高仿杜蕾斯安全套共有14款,12只装招商价为2元。第六感12只装共有4款,招商价仅为2元。

“我们就是杜蕾斯的仿品厂家”。该公司负责人对记者直言不讳。

而在网店和实体店里记者了解到,正品杜蕾斯和冈本价格都在几十元不等。高仿名牌安全套实在令人防不胜防。

广州一家生产安全套的企业销售经理方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线品牌的安全套,要代理经销,是需要进场费的,那这样经销商的成本就增高了,售价随之升高。

方珏所在的公司属于安全套的二线品牌,她介绍,他们公司经销的产品,是不需要进场费的,该公司觉得广东市场上的安全套太乱,劣质和假冒产品充斥,因此现在主要销往北方。

劣质安全套流向农民工和大学生

随着时代周报记者对伪劣避孕套的跟踪,记者发现,大部分伪劣避孕套进入街边无证经营的保健店、酒店、色情场所。而最终的消费者为大多数外来务工和大学生群体。

时代周报记者在暨南大学、中山大学等校园走访询问大学生有无购买安全套,在哪里购买?采访了有效大学生20名,20%的情侣表示会去超市购买,而有30%则会选择去正规药店,另外50%表示会去小型情趣用品店购买。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前往探访广州多处外来务工人员聚居区发现,大部分情趣用品店均在销售价劣质的安全套。

3月9日下午,记者来到一家情趣用品店,店内销售有低价的杜蕾斯和冈本等产品,3只装安全套仅售3元。老板直言不讳:“这些产品都是高仿的,这周边是城中村,外来农民工较多,如此低价,他们才容易接受。”

而有调查机构发现,购买安全套的消费者中,96%的人群都因害羞、怕熟人见到或者着急等原因,对安全套的外盒包装的观察、有效期的检察、防伪及厂家等信息都毫无了解。

而很大部分劣质避孕套进入了东莞的各大酒店中。今年2月份以来,广东东莞接连挂起扫黄风暴,有数据显示,东莞扫黄致避孕套批发商销售额下降20%。

而据东莞当地一家专门经营伪劣避孕套厂家的负责人对记者介绍,2月以来,其销售额估计下降了50%,“本地客户占营业总额的大约70%,我们恐怕需要增加在广东省以外的销售了”。

2012年4月,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开展天然乳胶橡胶避孕套市场专项整治的通知》,要求各市局应高度重视这次全省橡胶避孕套市场专项整治行动。

但是劣质避孕套的暴利仍然在促使不法商贩铤而走险。“省药监部门对这块管理较为严格,但现在市场太过于混乱,要彻底整顿还需要下大工夫。”一位业内人士感慨道。

王蕾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覃硕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伊斯兰合作组织宣布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