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秀华的苦难和庞麦郎的时尚

2015-02-25 01:32:49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时尚时尚最时尚”,庞麦郎的歌词唱到了人们的心坎里——管你谁人走红网络,只要新鲜信息传来,第一时间跟上,才是要紧。

独领风骚大半年的庞麦郎,最近遭遇了强敌——余秀华。前者是一名业余歌手,凭借“神曲”《我的滑板鞋》迅速走红网络,后者是一位来自农村的女诗人,因为身份的特殊性,引发各方媒体的关注。

特立独行的诗句,“脑瘫女诗人”的标签,让余秀华的诗和有关报道迅速点燃了新媒体平台。庞麦郎也不甘示弱,因为《人物》月刊的报道《惊惶庞麦郎》,庞麦郎与媒体打起嘴仗,他的名字随之再次成为舆论的热点。

同样是草根明星,余秀华和庞麦郎当下的处境却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正享受着成名时的瞩目簇拥,另一个则经历着成名后的烦扰和官司。

透过他们,人们似乎能够窥见,当余秀华的苦难撞上庞麦郎的混乱,折射出新媒体时代下,草根明星们的逆袭与生息,也可以看到一个时代的精神处境。

时尚、时尚、最时尚

形形色色的草根明星在网络上存在并非一两天,但依旧有不少人对这类怪咖的走红感到奇怪。

与大多数神曲朗朗上口的烂俗、洗脑策略相反,《我的滑板鞋》之“神”在于其登峰造极的“混乱”。雷得发焦的无厘头词曲搭配上近乎爆表的山寨气息,经由麦郎兄五音不全的歌喉演绎出来,堪称一种前无古人的“审丑”体验。

至于余秀华,在抛出《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标题后,其“苦难”人生与诗歌更是引起一阵风潮,在新媒体的传播和传统媒体的推进下,至今还在继续发酵:记者不断涌向她所在的横店村、第一本诗集即将出版……

庞麦郎之所以成为时尚,与其说是新媒体时代下人们追逐时尚的结果,不如说是公众在逃避“被落伍”的恐慌。就像电影烂片不缺票房,追逐庞麦郎的人,恐怕只是想证明自己还在这个时代的圈子里。“时尚时尚最时尚”,庞麦郎的歌词唱到了人们的心坎里——管你谁人走红网络,只要新鲜信息传来,第一时间跟上,才是要紧。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公共关系副教授于晶对《新民周刊》分析说:“新媒体时代的网络环境呈现出狂轰滥炸式的信息传播,公众被动地接受甚至喜爱,由此这些草根明星聚集起偶然爆发的人气,导致了他们的爆红。”

而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徐光兴则认为,时尚是每个人必然会追逐的,“时尚在不断更新的同时,也不断地造就新新人类,而新新人类的标志就是不断追新”。

臆想中的草根

庞麦郎等人的前辈,如“芙蓉姐姐”和“凤姐”靠着网民们的猎奇心理一夜成名。在徐光兴看来,这是由于“芙蓉姐姐”、“凤姐”代表了一种自由的空气,为了打破人们心中的压抑情绪,这股自由不受拘束的空气受到了网民们的关注。于晶也认为,她们的走红是出自人们的审丑心理。

但庞麦郎们的走红却有所不同。不难发现,媒体、公众不再仅仅关注草根明星身上的猎奇因素,他们的梦想、才华和励志成分开始被突出并无限放大。

网民们为庞麦郎的歌曲写乐评,大赞其中的质朴与精神力量;《诗刊》编辑刘年评价余秀华的文字“像饱壮的谷粒一样,充满重量和力量,让人对上天和女人肃然起敬”,她甚至被学者沈睿誉为“中国的艾米丽·迪金森”。

与庞麦郎存在合同纠纷诉讼的华数唱片也发表声明表示:“2013年9月,当他(庞麦郎)向我们展示他的音乐时,原生的唱法、贴近生活的歌词,以及他身上的强烈矛盾气质,让我们在最初错愕过后选择了他。最初,公司对他定位为‘追梦青年’,华数音乐希望通过音乐讲述一个追梦青年的励志故事,证明所有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和实现梦想的机会。”

与此同时,媒体给草根明星贴上正能量标签,让他们成为风向标。网友黑马哥就曾评论《我的滑板鞋》:“被这首歌洗脑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感受,开始觉得难听,听多了反而觉得好听起来,最后竟然被这首歌感动了。”

在某种意义上,庞麦郎的“混乱”折射的正是人们自己的精神处境,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那双“滑板鞋”,却又在五光十色的都市面前感到无从进入的巨大隔膜。对有心者而言,这首歌在“雷音”、“乱音”背后还可以听出悲音。

至于余秀华,大家不去关心其作品而把更多关注点放在其身份上,这不管对其个人还是对文学本身,都是一种不公平。

对于这一现象,于晶认为,这是由于在新媒体环境下公众对多元的文化观和价值观的渴求。

有媒体则从另外的角度指出,庞麦郎的走红,是人们对理想草根的臆想和渴望。“一旦提到‘草根’,我们想到的是他们历尽了艰难,有朝一日终于功成名就。草根可以穷,可以潦倒,但朴素,勤奋,有志气,不停奋斗,最好还诚恳谦虚……”

正所谓,成也网络,败也网络。

庞麦郎们在网络平台上去了又来。他们以光速出现,继而又以比之更快的速度销声匿迹。

于晶分析说:“现在我们都在说草根明星,但什么是真正的草根明星?有人说王宝强,赵本山都是草根明星,我并不认同。因为在他们背后其实有一个很强大的团队在运作,走的是专业化明星的道路,只是他们的作品比较符合草根文化而已。而真正的草根明星是没有这样一个团队的。”

在谈及草根明星缘何负面新闻缠身时,于晶认为这和草根明星本身素质有关。“草根明星个人素质堪忧,同时又缺乏专业明星需要的各项资源以及运作团队,面对负面消息时常是措手不及。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急速公共化的过程中,他们来不及适应作为公共人物的角色。一些人会将自己真实生活里的一面展露给公众而这却是公众所不能接受的。对公众而言,一开始从‘审丑’关注草根明星,‘审丑’带来的新鲜感会随着时间慢慢消逝,我们对他们的喜爱也将不复存在。而公众在面对专业明星时,则是带着光环效应去看他们的,草根明星则更像是我们生活中的人物。”

一般明星出现危机事件时,可能公众舆论会表示理解,而到了草根明星身上就是一边倒的指责与教育。旭日阳刚走红后,成员王旭曾无奈地表示,“太多负面新闻了,无所谓了,在别人那里很正常的东西到我们这里就不正常了。”

新媒体环境易造草根明星,却难以帮助草根明星成长。当草根明星被掀开掀开真实的一面,那些捧他们的人大惊失色、落荒而逃。

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余秀华在当选钟祥市作家协会新一届副主席时,低调地表示,她还会像以前一样自由地写诗,希望作协副主席的头衔不要打扰到她的生活。

张恒熠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张雯怡 应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上清华放弃1亿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