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国F1减速

2015-04-09 12:31:55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这是F1进入中国的第11年,相比以前,2015年F1开赛前的上海安静了许多。

F1赛车“落户”中国已经11年。这项“高大上”的豪华赛车运动在进入中国之初曾掀起轩然大波,并在2004年吸引国人“眼球”达到顶峰。随后的10年,赛事步入成熟期的同时,受关注程度也一步步向下。

回顾当初,中国有两个城市—珠海和上海,先后向F1抛出“橄榄枝”,并就F1中国站到底花落谁家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明眼人都能看出,两者远非一个量级的对手。

2015年 F1上海站开锣在即,时代周报记者找到几名与F1中国站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关键人物,他们是F1在中国落户、成长的“始作俑者”和见证人。此时,他们早已退出了F1中国站的舞台。面对时代周报记者、面对现在的F1中国站,这些人的心情是复杂的,讲述的故事也充满唏嘘。

时周特约记者 丁宏 发自珠海

4月12日,F1在中国的第12场比赛即将开赛。这是F1进入中国的第11年,不过,关注者远没有11年前之众。相比以前,2015年F1开赛前的上海安静了许多。

郭耀华甚至忘了F1就要开赛。郭此前的身份是上海国际赛车场赛事运营中心主任,其核心职责就是协助FOM(Formula One Management有限公司,F1的官方运营公司)运营协调F1上海站赛事。“对我来说这是很遥远的事了。”

2004年10月,F1首次登陆中国一度成为世界级新闻。除了全球电视转播之外,非体育类主流欧美媒体也都倾力报道当时的盛况。上海更是开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前往上海国际赛车场高速公路沿线的高炮(广告牌)基本被赛事赞助商广告覆盖。不仅如此,上海国际赛车场连续多年斥巨资购买F1的电视转播权,再免费提供给央视。

除了前五年有中石化冠名,2011年有瑞银冠名外,F1 上海站的12次比赛中,已经有6届是“裸奔”。此外,进场观众在2012年达到18.5万的巅峰后逐年减少,公众关注度也一路下滑。

所有相关数据均指向一个事实—F1在中国日渐成熟,也日渐遇冷。

注定的早衰

时光倒退14年。2001年,郭耀华刚刚来到上海,头上顶着耀眼的光环—国内凤毛麟角的本土国际赛车专家,是上海市政府为申办F1专门从珠海国际赛车场挖角来的专才。甫一抵沪,郭耀华就被任命为“上海国际赛车场招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充当起上海的F1申办、设计、规划、谈判等重大事项的智囊。那一年,郭耀华32岁。

现在,郭耀华的身份是上海南翔智地企业总部园总经理,南翔智地是上海为数不多的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之一。公司位于上海嘉定区南翔古镇中心地带,嘉闵线就在门前,离上海国际赛车场仅十多分钟车程。一路上,他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即将到来的比赛的广告或者标识。而据郭耀华回忆,21世纪初那几年,F1的宣传广告铺天盖地。

事实上,今年F1上海站,除了户外广告牌上看不到赛事的宣传广告,沪上主流媒体包括报纸、电台、电视台关于赛事的宣传也不多。央视五套早在2013年就已中断F1直播,目前仅上海本地电视台和几家省级电视台的体育频道进行赛事的直播。

“从大的格局着眼,上海通过连续举办F1得到了它想要的东西。”在郭耀华看来,“任何事物都有盛有衰,上海F1有点早衰,而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FOM对举办F1的承办者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在强势中,F1掌门人伯尼获取巨大的商业利益。上海在F1谈判初期开始就落入弱势,步步被动。

来到上海前,郭耀华是珠海国际赛车场的高管、董事,兼赛车场公司行政人事和推广负责人,全程参与了珠海申办1998年F1中国站的全过程,赛事谈判、赛事组织经验相当丰富。当时,珠海国际赛车场马来西亚籍总经理林汉民就十分器重这位中方合作者。

珠海国际赛车场的设施没能达到当年F1赛事的要求,伯尼的御用F1设计公司—德国TILKE公司负责改造工程,郭耀华就是当时的具体经办人。TILKE后来又全权代表FOM替上海设计了耗费26亿元的上海国际赛车场。

F1在全球的多数赛车场均出自TILKE之手。出于安全性考虑,F1对赛道及其辅助设施大到赛道的综合利用,小到强电弱电的有效管控和经济使用等都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而且标准逐年提高。这一高“门槛”的好处是最大限度保障赛事的安全,消极面是加重了承办者的负担—上海赛车场就遭遇到了:围场内多功能厅的使用,哪怕是动用一间房,全赛车场的电源都将开启。

郭耀华对时代周报记者反复强调:“F1上海站总体对上海的贡献度是有目共睹的。不过一是最初在商业把控上原本可以节约;二是场地利用及赛事推广上可以作出产业上的良性循环。如果没有可持续的产业循环,赛事经营和场地经营迟早陷入尴尬。”

事实上,被当作人才引进的郭耀华,并没有出现在2002年9月,赴伦敦同FOM的合同谈判队伍里。

2002年 9 月,在进行了两年调研规划后,由上海市计委牵头的上海国际赛车场招商公司并入新成立的上海国际赛车场有限公司,新的公司由上海久事公司及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嘉定区政府多个机构人员组成。新公司总经理是上海八万人体育场、上海博物馆等多个标志性项目的建设领头人毛小涵,副总经理是上海申通的公关部经理王颖。毛小涵擅长大型建设,王颖曾于上海市外办供职,上海申通则是上海所有地铁项目的规划承建商。

郭耀华的新头衔则是赛事管理中心主任,他淡出了核心层。尽管在关键问题核心利益的决策上,他屡次被要求发言和拿出报告。

那一次商务谈判的结果被国外赛事专业媒体评论为“伯尼的巨大胜利”。

人称“中国F1之父”的前申花足球俱乐部掌门郁知非接手F1上海站推广后,经常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上海站赛事的承办费要高于其他站点的几倍?”见惯大场面的郁知非,直至在舞台上消失都没有给过媒体完整的答案。

由于承办费是非公开资料,关于F1上海站的承办费多年来有各种传闻。常年跟踪赛事报道的资深赛车记者黎明京给出了一个基本靠谱的费用数字:2004-2010年,上海方面同伯尼签了“4+3”的合同,即签4年,续签3年,每年的承办费是3500万美元。而据《南方都市报》2010年报道,和上海站同在2004年进入F1的巴林承办费只有1800万美元,亚洲另外两站日本和马来西亚对应费用分别是950万美元和1500万美元,而欧美各个分站赛的费用平均在1000万美元左右。

最需要中国市场的FOM却拿到了全球最高的进场费,伯尼的事业也在这一年攀上顶峰。此后2010年谈的第二阶段合同,依然是“4+3”,只是承办费降为1500万美元。除了高额承办费,伯尼的“打包”合同里还包含了赛事冠名权、电视转播权、场地广告权、围场经营权,留给赛事组织者的只有门票权。

若干年之后,一度退出舞台的郁知非低调地回到自己的生活,并婉拒了时代周报记者的具名采访要求。那个他曾被无数次追问的问题似乎也不应该由郁知非回答,郁在F1上海站商务谈判结束后才加盟上海国际赛车场高层,同时他对F1也是半路出家。F1上海站承办方久事赛事总经理姜澜在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费用的问题全世界任何一站F1都不会对外公布”。

昂贵的承办费远非主要支出。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公开和相关调查数据估算,上海国际赛车场一期建设费用达26亿元,二期工程包括周边高速公路、轻轨配套等约25亿元,上述两项均已实施完毕。F1赛事承办费前7年约12亿元。后7年约6.5亿元。每年的F1上海站电视转播权费用为每年1.5亿元,11年就是16.5亿元。收入方面仅门票和场外的旅游纪念品,前7年统计数据是4亿元。由于近几年赠票减少,门票收入略有增加。

“上海做F1算的是综合效益,其他国家和地区看的也是这个。”林汉民解释,他同郭耀华观点基本一致。

上海市政府对上海国际赛车场及F1赛事有其前瞻性考量。

上海国际赛车场所在地位于嘉定区安亭镇的东北角,占地总面积5.3平方公里,由赛车场区、商业博览区、文化娱乐区和发展预留区等板块组成,综合配套区占地面积2.8平方公里。上赛距离虹桥、浦东两个上海国际机场分别为25公里、55公里。

与此同时,赛车场建在规划中的上海国际汽车城所属板块。作为上海市“十五”规划的重点建设项目,上海国际汽车城经过9年的开发,总投资已超过670亿元,规划面积达100平方公里,已形成一个以汽车为龙头、具备较强综合实力和辐射能力的综合性、国际性、现代化新城。至此,上海大众、上海国际赛车场、F1构成了一个强有力的产业磁场。

11年前,赛车场周边还是一片农田,现在城市化格局已基本形成。土地增值达几何级数,最直接受益的就是上海嘉定区。

珠海故事

能担得起“中国F1之父”称号的另有其人。

林汉民,马来西亚槟城富商,祖籍福建,中国人至今对他很陌生,但FIA(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戏称他为“中国场地赛之父”。根据林汉民的讲述,上世纪90年代初,他经朋友介绍认识了F1掌门人伯尼,也就在那一时期,林汉民获得珠海市政府全力支持,建设国内第一个国际标准赛车场。

如今林汉民已经回到槟城老家,继续经营家族生意。对时代周报记者回想起多年前这段经历,他依然很唏嘘。“1990-1992年间,为了要在中国办赛车,我走访了中国许多地方,到珠海后,个人觉得这地方特别漂亮,就爱上了。当时的中国刚开放不久,人们对汽车行业和赛车运动的关联认知并不高。而珠海毗邻当时已经拥有四五十年赛车历史的澳门,当地人对赛车的认同感更强。再加上当时的珠海市长梁广大先生积极地给予支持,所以我选择珠海。”

林汉民与珠海政府的一拍即合,造就了珠海引擎轰鸣的赛车“黄金十年”,同时也让中国对F1打开了一道“门缝”。

今年3月22日,一个名为“泛珠三角超级赛车节”的综合地方赛事刚刚在珠海国际赛车场落下帷幕。场内房车、摩托车、方程式车、漂移、美女、快速消费,各种元素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商业派对。在珠海,这样的赛事全年按季节共举办四次。此外还有国家级房车锦标赛、地区级别摩托车赛等。

珠海国际赛车场建成19年,目前是仅次于上海国际赛车场的全国第二大赛车场。但“二”决定了一切。

“从建成之日起,这个赛车场就不是F1标准的场地。国际汽联对F1场地标准会定期抬升,使其符合产业标准和赛事需要。”一个长期关注中国赛车运动的观察家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珠海赛车场达到了国际汽联二级场地的标准。它可以举办除了F1、摩托GP等最高等级赛事之外的赛事,诸如F3、FIAGT耐力赛、甚至美国的印地。”

现实很残酷。以举办F1为目的的珠海,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反而为后来的上海申办F1夯实了基础。从人才培养到管理嫁接,从经验到教训,珠海为中国赛车运作“教科书”付出了金钱和时间。

“当年筹建珠海赛车场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申办F1。我们多次与伯尼接触后,他也认为F1特别赞助商们会对当时刚开放不久的中国这个潜在市场感到兴趣。最后,珠海终于签下了1998年F1的举办权。”林汉民如数家珍。

“承办F1,珠海赛车场只需在原本的场地作出适当的改善,以达到F1对赛道和各设施的要求。但是,承办这场F1车赛需要的资金还是相对庞大的,除了用于建设,还要支付F1一大笔(承办)费用。就在那时,发生了亚洲金融风暴。”林汉民说。

一句话,没钱了。据林汉民回忆,当时的资金缺口“不过是800万美元”。恰逢珠海为了迎接澳门回归在城市建设上投入较多,赛车场的缺口因此被放大了。从此,F1与珠海渐行渐远,几欲再申办都无法遂愿。

上世纪90年代,用F1带动城市发展是珠海政府的战略决策。赛车项目是市政府一号项目,书记市长直接介入,各区委办局全程投入。为了给F1项目增加市场造血机制,政府划拨了约2.2平方公里的土地给赛车场配套,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引入高尔夫房地产概念,以期补贴赛事举办可能造成的项目亏损。这一超前的产品设计也最终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落实。

2013年中,珠海控股将当年为赛车场配套的高尔夫和房地产所属地块悉数收购,仅剩赛车场供当年的合作企业继续经营。

珠海申办F1失利后,林汉民所属的马来西亚公司陷入破产,为免项目陷入深渊,他又从马来西亚找到新的投资人,项目重新上马后不久,林汉民却被劝退,他在中国的赛车生涯突然中止。

如今在珠海国际赛车场的配套地块上,20年前设想的高尔夫房地产项目在2014年成真,建起了珠海最大的高尔夫城市别墅群。

而珠海控股的一位高层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甚至赛车场未来的定位都可能有变,毕竟赛车场所处位置是珠海高新区,集聚大量科技产业,噪声污染已经影响了一些企业的运作。

鸡肋和机遇

时代周报记者拿到了一份当年上海国际赛车场的总体筹划方案,上面列明了上海申办F1项目的使命。

F1“落户”上海要实现“六个有利于”:一、有利于提升上海现代大都市的国际地位;二、有利于带动上海市的城市建设;三、有利于促进上海及全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四、有利于广泛开展汽车体育运动;五、有利于发展旅游产业;六、有利于促进国际间文化交流。

“你可以将此视作为上海政府做F1的原动力。其中真正具备‘含金量’的考量实际就是前两条。”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赛车运动资深观察家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上海其实没必要做F1。”在上述观察家看来,理由再简单不过了,“‘六个有利于’的第一条就回答了这个问题。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地位早已生成,区区一个F1起不到太大作用,最多算是锦上添花。这也是为什么F1在上海做了10年,也成不了上海主流热点的原因。横向来看,纽约、伦敦、东京,这些比肩上海的国际大都市又有哪个去争做F1了?”他说。

“珠海做的话,也许效果会比上海好很多。打个比喻,F1好比是台卡车,珠海规模小,好比是个私家游泳池,当卡车开进这个泳池会发生什么状况呢?效果一定是惊人的!而上海就像一个大湖,卡车即使跳进去也翻不起太多浪花。”他这样比喻。

赛车界普遍认为,上海市政府当年申办F1这一招很聪明,其醉翁之意是带动城市建设。11年后再来看,这一点已经局部实现了,也是许多人愿意看到的。

“珠海前市委书记梁广大是位高人,他先于上海、先于所有人很早就看到了这一点。如果F1在珠海成功运营10年,珠海的软环境会如它的绿色环境一样吸引人。如果F1当年落户珠海,也许腾讯、百度就在那里诞生了。”

他甚至大胆假设。F1其实是一项高端的时尚科技国际会展,它不仅吸引时尚潮人,还吸引高端人群,这对于珠海这样规模的城市,独一无二的会展项目会成为其在城市竞争中最有力的武器。“以珠海的实力,消化一个F1分站赛事应该没有问题。可惜的是,珠海没有把握自己的机会,甚至有退化的迹象。”

资深赛车记者黎明京则从F1的角度对“六个有利于”的第三、四条进行了剖析。“中国的汽车工业没有从F1中得到任何东西,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因为所有的厂家都不是你的,最新的研发更不可能在合资企业里进行。你就是一个旁观者。11年了,F1没有诞生一个中国车手,更没有中国车队。赞助商里有过中国元素,但通过赞助有没有得到商业利益,还是个问号。”

在上海久事赛事管理有限公司的官网首页上,环球马术冠军赛排在最前面,F1排第二,网球大师赛排第三。

黄童超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丁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不会化妆?没找到正确方法而已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